幾個禮拜前的一場餐敘,某位在師範體系擔任教職的高中同學古大師說,如果我能教個資優生,賺賺外快,那還蠻不錯的。那時只當是閒扯淡,並不以為意,沒想到幾天後他還真撥了電話,認真問我這件事。古大師假日有帶數學競賽之類的班級,可能是系上的project。其中某位學生要升國一,家長希望該生準備國中科學奧林匹亞。因為古大師的專長是數學,而國中科奧有物理化學生物地科天文等其他科目,擔心自己吃不下來便予以婉拒。故家長退而求其次拜託他另覓合適人選。

大致上,所謂題目的難有分兩種。一種是題目程度超出受測者應有程度,但只要學過相關知識便可作答。另一種是不超出受測者現有知識程度,但就算open book可能也答不出來。看了歷年試題,就本人熟悉的物理與天文的部分,我認為國中科奧是屬於前者。難度大概是一般高中程度,蠻中規中矩的題目。與家長見面時我就坦白講,來教物理天文地科是沒有問題,不過硬要上非本人專業的化學與生物實在不妥。因為試題約莫為一般高中難度,我建議找個三類組大一大二的學生。一來可以cover全部的科目,對高中課程也還很熟習,再者花費也會節省不少。就算請個台大醫學院的學生,應該也會便宜一半以上。對家長而言,是比較划算的選擇。不過家長的考量是,這個國中科奧只是剛開始,她希望這個教學關係是長久的,往後會需要繼續上更深的內容,所以還是由我接下這份工作比較妥當。並且拜託我看看有無合適的人指導化學與生物的部分。剛好,我的大學同窗,現在在中研院的麻奇Danny同學,就是做生化的。我們組成一個team,他教生物化學,我教物理天文,一人輪一個禮拜,這樣剛好,perfect!因為這份工作的報酬還算不錯,加上能教這樣的學生應該很愉快,Danny便爽快地答應了我的邀請。(老婆的心中OS:碰到我+Danny,那小孩真是悲慘! XD) 

四個人約了時間碰面,了解一下對方的需求與狀況。訪談的過程,發現了幾件事讓我們很擔心:

1. 家長對小孩的期望很高,孩子承受的壓力不小。

2. 也因為家長對小孩期望很高,所以幫孩子安排非常多的補習,比我們還忙。

3. 因為孩子的行程非常滿,忙到連自己思考的時間都沒有。對於這種特殊的小孩,這絕不是一個好的狀況。

家長在孩子小的時候發現了他這方面的天份,便賦予很高的期望,也積極地「栽培」。買參考書,安排很多課程。那位孩子的行程非常緊湊,跟CEO一樣,上課時間幾乎喬不出來。週間要到晚上八點半才下課。週末要繼續上古大師的數學班,要補英文,也有請一對一的教理化。上過的課程多到我真的記不起來。然而這些東西一旦過多,本來有趣的東西到頭來可能也令人生厭。有一幕讓我印象深刻,媽對小孩說「XX你看,有這麼多教授/博士幫你上課,好不好?」,只見孩子對媽媽搖了搖頭,而媽媽開始不死心的說服「每個人都要付出一些才能得到什麼balabala...」。嘴巴上說這些都是孩子要求的,但...

我問了個很重要的問題:為什麼要參加國中科奧?家長說既然孩子有這天份,就培養他為國爭光(哇靠,連這種理由都出來了=.=),而且有這種資歷往後升學也比較容易。參加這種比賽會是一生中很難忘的經驗,有機會的話確實應當試試。但以這作為唸書學習的目標我則非常不以為然。以競賽名次所獲得這種淺薄的成就感,來燃燒自己繼續往這方向走是想的太美了。能支持自己在這條路上前進,只有對知識本身的純然熱愛以及發現未知的喜悅。而這種接近本能的愛,是沒有理由,毫無道理可言的。不過,我的要求是乎太多了。現在的小孩,肯唸書就該偷笑了,是不是?

對於這樣的小孩,其實自由自在才是最好的。給與足夠的空間,讓他自由探索,只在必要的時候從旁幫一把。自然而然會把潛力發揮出來,成長為獨特的個體。

 

全站熱搜

supera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