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完年後忙到現在總算是偷到一段空閒時間,該來清清積稿,這篇講的其實是去年七八月的事了(可見拖稿有多嚴重Orz...)。話說我在的機構講好聽點是個爽,講難聽點是個沒績效的單位。雖從現實的角度考量是不太可能裁撤,但會不會縮編或砍預算就難講了。所以我危機感一直很強,經常在進行不幸的萬一發生時能跳去大學或是業界的準備。(我們是不會裁員,但要真是縮編或砍預算了,大家的日子也不會好過,我也不想留在沉船上。)所以像是在大學一周要教幾學分啦,指導研究生啦,實驗室管理啦,學校行政工作等是什麼個情形我都會去打聽打聽。

約前年年底國科會來文告知候鳥計畫申請事宜。基本上這是個讓海外華僑子女回台短期研究實習,藉此認識台灣的一個計畫。來文目的是說如果有研究計畫需要短期intern,可以透過這個計畫申請。國科會出錢,各單位可以有免費的人力,海外華僑子女可以學習順便到台灣一遊,雙贏!不過說實在的,由於計畫只有暑假兩個月,教他上手後其實就差不多結束了。對各申請單位與其說是有免費的人力更不如像是在做服務的。

之前看到Hilbert-Huang Transform時驚為天人,想說哇傑克這太神奇了,真是世紀末的救世主、新時代的開拓者啊!(更詳細的請看這邊。)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好好study一下。這候鳥計畫剛好給了我一個指導學生,又研究Hilbert-Huang Transform的機會。雖說要他做我的白老鼠很過意不去,但就算真是誤人子弟了,兩個月的時間傷害應該也是有限XD。在此容我離題一下,以前同事跟我抱怨過他的指導教授,對這題目不懂卻還是指導,老是提些似是而非的意見。我不明白他們之間的實際狀況,不便評論。但,真的要懂題目才有辦法指導嗎?看papers做background research是可以獲得充分的相關背景知識。可是呢,就算文獻上講的東西都知道了,有很多微妙的地方是你不親自玩一玩就不會明白,paper的作者也不見得會明講的事。說實話,若真的懂這些奧妙之處,我今天也不會找人來做研究。我的看法是,要能夠指導,當然需要一定程度的背景知識,但重要的是懂做研究的方法。(這也是博士跟碩士之間的差別。我覺得只要題目不是自己想的,都不能算是會做研究。)

最後來了個Berkeley電機大二升大三的學生,說實話我有點擔心。當然不是懷疑Berkeley的程度啦,只是要了解Hilbert-Huang Transform,至少要會複變,但在他的成績單上我看不出任何有修過複變的證據。所以在他報到的前兩個月我給了一些複變的相關參考資料,如果他沒有背景知識,請他利用這段時間準備一下。他也有聽我的建議,在來之前把這部分補起來。因為只有兩個月,時間緊迫,所以稍微規劃了一下每個禮拜的進度。

來了之後就給他一些papers看一看,時常問一下有沒有問題,掌握一下狀況。我是用提問的方式,希望可以一步步引導到我想告訴他的東西。因為聽別人講解,與靠自己領悟得出,深刻程度會差很多。不過學Hilbert-Huang Transform對二升三的學生確實有點吃力,為了進度的關係,我給的問題到最後幾乎還是我跟他說答案,成效不是很好Orz。好在他還蠻認真的,給他的東西都有好好讀。

到後來運用Hilbert-Huang Transform做一些應用研究時,就花了我比較多的時間。我們兩人會分別獨自進行同一組數據的分析。因為假設他在過程中碰到一些問題,我必須搞清楚是他在處理過程中有哪個環節因為觀念不清弄錯了,或是說這個方法本身有瑕疵,或是其他的問題。不這麼做,很難找出問題根源。講到這就想起以前唸碩班做研究的事,有個部分是要算post-Newtonian effect對行星軌道的影響,當然是寫程式算啦。得出的結果比指導教授預想的小。他老兄不會寫程式,卻因為我算的跟他想的不一樣就一口咬定我的程式有問題。後來是一個term一個term去算,看看每個term的影響是多少。最後發現每個term的影響跟他推估的差不多,但每個term的影響加起來會互相抵消,所以整個算起來比他想的少三個數量級。花了我一個禮拜的時間,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鳥爆了,真的是嘴砲無敵!總之因為這樣,花在他身上的時間非常多,快要到我工時的一半。真的下場指導學生,才體會到這是多麼累的一件事!話說以前碩班老闆全盛時期實驗室有20個學生,真無法想像他是怎麼辦到的。以後我要是真的得指導學生,可能只會收1~2個吧。

在候鳥計畫的最後一周有個結業式會在國科會舉行,每個人花10分鐘介紹這兩個月的成果,最後有個評比。為了爭取好成績,本單位事前還弄個預演,也是一樣有評比。本單位收了5個interns,內部評比的結果是倒數第二。我猜他可能很失望(我也是),便對他說「我覺得你做的很好,不用想太多」。這並不是恭維或安慰,而是發自內心真的這麼認為。好的研究就是好的研究,別人沒有眼光那是別人的問題。不過他在present的過程確實有可以改進的地方,給了他一點建議,之後在國科會的成果發表會上竟然得了第二,好樣的!(為了學生的隱私,組別就不提了。)我當然很開心啦,餘有榮焉嘛。得到這樣的結果,對於我跟他的履歷都是有助益的。但另一方面又不禁擔心了起來。因為這個結果顯示本單位看事情的眼光跟國科會有不小的差異,我為我的前途擔憂啊!

他給我的印象,說真的,不像是在美國長大、接收教育的孩子。個性蠻靦腆的,蠻認真但意見不太多,反倒比較像東方的小孩(中華魂?)。坦白講我是有點小失望,本來期待是會遇到有主見有想法的學生,在研究中可以互相交換意見(不過可能我要求太多了...)。但實際上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我單方面的給,有點像把自己掏空的感覺,說實話挺累的。他離開的時候,我鼓勵他多表達自己的意見。因為就算自己的想法給別人批評的體無完膚了,那也是很有幫助的。

研究自己做,說真的會比較快,因為省去了跟學生解釋的時間。再說就算學生訓練好了,他做的還是不會有自己快。不過呢,看著學生成長茁壯,未來有好表現,就會覺得這是個很有回報的工作。

===========================

後記--關於Hilbert-Huang Transform的研究心得:在這篇文hyperlink給的那篇文章,後半段講HHT在non-linear waves分析上面的應用。聽起來非常神奇,不過自己做一些toy models試了之後才發現問題不少。首先,這方法分析sinudoidal waves會產生沒有物理意義的結果。其次,不管data裡面有沒有trend,它就是會弄個trend出來。所以說,如果用它分析一組未知的數據,抓出一個trend,你也不知是真是假。還有,目前有數種找出intrinsic mode functions的方法。某些方法在某些情況的表現特別好,但沒有一種方法可以適用所有狀況,在某些情況找出的intrinsic mode functions就是明顯沒有物理意義。簡而言之,這方法尚不具普適性,分析結果不可靠。就現況言,只能當做一種輔助的工具及參考。這方法雖然很有潛力,但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不過hyperlink的那篇文章非常值得一讀,尤其是討論Fourier analysis的部分。總之呢,分析數據前最好對系統本身的物理有一點了解,才不會得出荒謬的結果。

全站熱搜

supera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