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從何說起...? 先說結論好了: 我他媽的受夠了現在的工作!

尤記得一年前進這單位,談好的工作內容主要是開發五號衛星其中一個次系統,實際上大致是寫寫程式跟技術文件,也需要接一些行政的工作。雖不是自己喜歡的研究,但也可接受。但自去年底接了一個採購案之後,卻漸漸變了樣。本中心採購的東西大都比較特殊,相關領域的知識雖是必要,不過更重要的是對於整個流程的熟悉。有位同事曾說: 這單位做事,是經驗導向,不是專業導向。說得真好!

本中心在NARL下面,披著民營的皮,骨子裡可是不折不扣的公務單位(但我們沒有公務員的福利這倒是真的)。在公家單位辦公就是個麻煩難搞!容我解釋如下。(本中心)公務預算主要分兩類,一是業務費,用於勞務,例如請人做xx事。一是設備費,用於採買儀器設備等。如果採購案屬於勞務,一千萬以下我們中心自己核可就好。一千萬以上兩千萬以下屬於查核金額,需要經過NARL核可,兩千萬以上屬鉅額採購,還需要送到國科會核可。採購的進行大致先跟廠商談工作項目、價錢,與合約內容,需要經常跟廠商email往來。差不多敲定後就送中心內部的採購委員會討論,從這才是苦難的開始。難搞的,都是自己人。

在採購委員會要報告的,大致是採購的理由依據、預算來源與分析、採購的品名規格用途、採購方式(根據哪條政府採購法,公開還是限制性招標),驗收標準與程序等等。大家會有意見的,大多是在錢的這一塊。好比說,某個計畫項下編列了設備費與業務費預算各10萬用來聘請人力與購買儀器。如果工資上漲,人需要12萬才請的到,但原物料下跌所以儀器八萬就買的到,那可不可以把設備費兩萬移到業務費呢?不行!如果我今年沒錢,但明年預算有多,那可不可以把明年的錢挪到今年?當然也是不行!你要上個公文,說要調整經費,接著開始遙遙無期的公文旅行,上面核可後才可以移轉經費。文章不能平鋪直述,還得打個官腔潤飾,我往往為這作文而大傷腦筋。

在採購委員會擺平各方意見後,接著就是依大家的意見修改簡報資料。很不幸的我負責的採購屬於查核金額,還得送到NARL的採購委員會討論。當然,你不能直接把案子送到排NARL採購會議的人哪去,要上個公文到NARL,經過十幾個人蓋章,兩個禮拜(還算快)的公文旅行,同意你送NARL採購委員會後才可以送。

這半年來都在搞這種事。在下只是個研究人員,鬼才知道政府法規與預算作業!作文字字斟酌讓人痛苦,但更痛苦的是花許多時間一而在在而三的修改簡報格式,例如字的顏色大小不對啦等等毫無建設性的事情上。每天來上班,內心都有股無名火,很想大吼「我不是來玩文字遊戲的!」

前陣子與同事參加教育訓練,見到大學校園內來往路人,學姊有感而發:大學裡的生活感覺好單純喔!我也感同身受的回應: 真的!也許學姊聽出我的辭意,便提醒組長我可能有鬆動的跡象。於是乎前陣子接到組長的來電,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組長:「你也來一年了,做的還習慣嗎?」

我:「還..ok」(除了這樣回答我還能怎麼說?)

組長:「哎...沒辦法,在這邊購案就是這樣難搞,我知道!但其實在學校裡,行政程序更麻煩,我以前也待過balabala...」

再追加些鼓勵與讚美的話語,大有摸頭的意味,可惜我很實際。

這幾個月來一直苦惱一件事,就是到底該不該跟組長說我內心真實的感受。當初進來組長就很擔心我待不久,因此有答應他會做個四年之類的。如果直接離開,感覺無情且沒有誠信,再說,有問題應該要先跟他反應而不是直接走人。可又能跟他說什麼?我不喜歡現在的工作?!但這採購就是跟我負責的次系統有直接相關,我來辦是理所當然。而且工作總是有人要做,我不做誰做?說了也是白說。況且,如果大家都說自己不喜歡現在的工作,那事情要怎麼辦下去?說與不說,著實兩難。最後,我決定趁明年組長卸任的隔天就把辭呈丟給新的組長,這樣也算送佛送過江。

說的深入些,想離開主要的原因是工作沒有成就感。以前在Imperial,做的都是很有開創性的研究,覺得人類知識的疆界確實是由我們在擴展(聽起來很囂張卻是事實,雖僅限天文物理的部份),周遭的人也認為是理所當然,抱著這樣的使命感做事。一個大的計畫,從開始到結果,需要上百甚至數千名研究人員花費二三十年的光陰,僅僅只為回答一個問題。自己的力量雖然微小,但能推上歷史的巨輪一把,也覺得與有榮焉。可我現在呢?連屁都不是!我是在糟蹋自己。

因為我無力改變環境,也不想去改變,所以選擇離開。

全站熱搜

supera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