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來沒有睡眠問題,也不會知道自己有沒有做夢,但清晰記得昨夜夢裡的一個片段。在某個場合我遇到了一個人,需要用句簡單的話介紹自己。究竟遇到了誰我壓根是忘了,卻清楚記得所說的一字一句。我說:

"I am an engineer who just wants to survive, and a scientist who is dreaming of..."

講到 "dreaming of..."我便為之語塞,接著就醒了。我很清楚為什麼會做這夢,也明白已是準阿茲海莫症患者的我為何能清楚記得夢中這每字每句。五年前的一個夜裡,正值出國留學前夕,我對電話另一端的老婆(當時還只是女朋友呢)說:

「...努力了這麼久,離夢想只差這臨門一腳了!」

可我現在究竟在幹什麼?!Well,如果有人問我現在在幹嘛,我都是這麼回答:

「混吃等死領薪水」

這當然是玩笑話,可是我們都知道所謂玩笑其實有一半是真的。

用「雞肋」這個詞概括形容我目前的工作應當非常貼切。應該說,S公司薪水還不錯(至少c/p值很高)但實在不太對我的味。我們組裡同事相處蠻融洽的,這很不錯。但整個公司裡自私的人不少,大體來說會採取“我吃不到的你也別想要!“這種相互毀滅的立場。不過這是小問題,把他們當空氣就算了,比較令人擔心的是考績的算法。來這邊半年觀察到一個詭異的現象,就是許多人會推工作,真正做事的人少,尤其在這種景氣不好的時候(雖然景氣跟我們相關不大)。(我知道這很普遍,但不能就此說這是正常的)。這導致了S公司的內部研發大多數會轉包給學校。我自己的經驗是,要掌握某項知識,必須自己下場玩一遍。採取這種做法就很難掌握該領域的關鍵知識與技術,更別說要成為國內該領域的領導者(但它是,因為該領域的國家級研究機構就它一個)。我認為充其量只能說S公司是該領域知識的archive,但能否活用這得打個大問號。而且轉給學校或外面的廠商不見得比自己做來的輕鬆,因為要開一堆規格(接著就是開一堆會。開不完的會也是S公司一個令人厭煩的地方,這是從公家機關延續過來的陋習)。規格要開的好得靠經驗,最後還是歸結到自己有沒有動手做過。

為什麼會這樣?還是得說說我們考績的算法。我只來半年,詳細怎麼個打法我不清楚,不過還是可以說說我知道的部份。有個叫做"Action Items"的東西,會列出該進行的工作,以及什麼時候指派給誰。若自己的名字掛在上面太久,考績就不會好看。很自然地,大家會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怪人這麼想嗎?這是人的本性。如果做的事情比較多,但拿的薪水卻沒有跟工作量成正比,那是瘋了才去做。我的看法是,可以把每個該進行的研究工作給個價錢,像懸賞佈告一樣貼出來。如此事情做的多的人錢自然就領的多,大家也不會想把工作推出去,反而會去搶工作,這樣挺好。

最令我擔心的是S公司太安逸了。待個幾年是還好,要是一直待下去只怕最後也出不來了。偏偏從最近的態勢以及公司的內部管理讓人覺得這地方之後大概是向下沈淪(劉兆玄點名要留校察看的就是畢公司啦)。失去選擇的自由,這是我真正害怕的。

上面這些,就當是一個三十該立而不立的老男人碎念吧。人就是這樣傷腦筋的生物,永遠不會滿足(嘆)。

ps. 自從工作後就好久沒寫blog,筆都要生鏽了 Orz

全站熱搜

supera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