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中去了趟法國Toulouse跟挪威Tromso出差。Toulouse是法國航太城,法國太空總署CNES,以及一些相關產業的公司如SPOT image、EADS(歐洲航太國防集團)、Astrium(做衛星、太空相關系統與服務,後來被EADS買下),都在那個地方。

Toulouse這個地方啊...把它想成歐洲版的新竹就對了Orz。所以呢,我覺得也沒什麼好說的,就有條河經過市區還不賴。六月出差去過一次。10號晚上法國人帶我們去吃道地的Cassoulet。這是將豆子、香腸、鴨腿一起燉煮的料理,很有飽足感。古代本來是窮人在吃的,後來慢慢演變成一道南法當地特色菜餚。除此之外,油封鴨腿(confit de canard)跟鵝肝醬(froi gras)也是當地特色。雖說是鵝肝醬,但現在很多其實都是用鴨(canard)做的,真的用鵝(Oie)的比較少,買的時候看清楚。

當天很冷,先來杯armagnac,這是當地的烈酒。跟cognac(白蘭地)其實是差不多的東西,但他們說比cognac好喝,可能是當地人的自豪吧。IMG_1250.JPG

主菜Cassoulet上場~之前在Toulouse的機場有帶罐裝的回來,但還是在餐廳吃熱騰騰的棒。鴨腿燉到入口即化,還用小陶鍋盛盤在烤箱烤過,特別有fu~真是適合在冬天吃的一道料理,卡路里滿點啊!話說,全桌只有我一人把Cassoulet掃光...IMG_1255.JPG

這道甜點是蘋果派,派皮如紙般薄,淋上燃燒的armagnac帶出酒的香氣,很讚!可惜我點的不是這道...IMG_1264.JPG

隔天中午,我點了道聽起來蠻新鮮的料理,叫做Andouillette。跟香腸蠻像,但腸衣用的是豬大腸,裡面的肉有沒有像絞肉那麼碎。豬腸味蠻重的,可能有人會不習慣。我是無所謂,反正我喜歡嚐鮮 XD。IMG_1277.JPG

看到照片的薯條,就想起個從法國人那邊聽來的事。雖然薯條在美國叫"french" fries,但法國人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叫。自911後,美國採取的一些政策讓法國人很反感,例如攻打伊拉克。自然地,美國境內也漸漸有了反法情緒。因此,有人就把french fries改名為liberty fries。

這次去剛好在聖誕節前,Capitolium的廣場有聖誕市集,蠻不賴的。這是我第一次逛聖誕市集。在國外唸書那段時間,放假都殺回台灣省親,所以我其實沒在國外過過聖誕。在異鄉,那樣的節日一個人是很痛苦的。

IMG_0999.JPG

Christmas market賣的東西五花八門,有三明治、酒、臘腸、起司等食物,也有香料、衣服、裝飾品、香水等,不過多少都有當地特色。像這個market就有賣vin chaud(熱葡萄酒),是將紅酒跟肉桂、柑橘、糖一起煮的飲料,天冷的時候喝很舒服,但喝多還是會醉的。

IMG_1279.JPG

在市集買的傳統熱巧克力,超好喝!

IMG_1282.JPG

有個攤子在賣聖經裡出現的人物,可以搭建故事場景。每過一次聖誕就可以擴大自己的幻想王國,跟樂高差不多~?

IMG_1293.JPG

在Capitolium裡頭放的都是Toulouse有名的人物。我不知道數學家費馬也是Toulouse人。

IMG_1296.JPG

Capitolium裡剛好有人在舉行婚禮。

IMG_1328.JPG

上面是Betty,是法國一間很有名的起司店,裡面光Camembert就不知有幾種了。聽說他們的起司是從上百間農場中選出最好的一兩種。另一家店叫Xavier,聽說也不錯,但還是Betty最好。

往挪威Tromso這段旅程,真的是驚險萬分意外不斷。

從Toulouse到Tromso,必須先在阿姆斯特丹轉一次,到挪威的Trondheim再轉一次。在Toulouse check in時,櫃台人員把我們的行李直接掛到Tromso,但必須在Trondheim拿boarding pass。到了Trondheim機場,心裡第一個念頭就是...

「這什麼鬼地方?」

IMG_1016.JPG
Trondheim機場,真的是銀色大地!

機場小不說,轉機的地方只有餐廳,只能出關拿boarding pass再進來。出關時被海關攔下,問我們的行李在哪。回說直接掛到Tromso,海關卻說「進挪威,行李必須先在到達的第一個點拉出來再進去」,跟我們的資訊有明顯落差(後來發現海關說的沒錯)。但也不能大剌剌的不鳥海關直接出去,就在行李盤前一直等,等到不轉了我們的行李還是沒出來。

同機的也有幾個人碰到相同的情形。一般來說,碰到這種狀況,要去機場櫃台claim行李。很不幸地,這段行程旅行社沒有排得很好,轉機時間只有一小時多一點。扣掉等行李這段時間,離起飛只剩40分鐘,我們並沒有這樣的餘裕去claim行李,只能趕緊衝去拿boarding pass並且排隊過安檢(這是我坐飛機最討厭的部份,排隊過護照查驗排名第二)。至於行李,只能祈禱真如Toulouse櫃台人員所說,直接掛到Tromso了...

飛機停下後,看了看窗外,又是個鳥不生蛋的地方。看到一些乘客老神在在地在座位上,心中有些納悶,但還是提著行李下機。正要下機時,不知哪位同事隨口問了一句這是Tromso嗎?沒想到空服員竟回答「不是,這邊是Bodo。」靠夭勒...這是火車還是客運 Orz?台北到高雄還要停一下台中接個客就對了...於是又很尷尬地提著行李回座位...不過還好沒在奇怪的地方下機。

IMG_1018.JPG 
機身大致都會有這樣的積雪, 起飛前必須先deicing。會有個像消防車的車子用強力水柱把機身的雪噴掉。

到了Tromso,果不其然,行李又沒出現。平時沒燒香,下場就是這樣。請機場人員幫我們查,說是我們的行李在下一班往Tromso的飛機上,大概三小時後抵達。去旅館再回來拿行李很麻煩,便決定在機場等三小時。三小時過去...我們的行李還是沒出來 Orz!這時才發現機場人員搞錯了,原來我們的行李根本就還在阿姆斯特丹(暈)!隔天到Tromso後會直接幫我們送到旅館。

說真的,被機場人員騙了三小時後,我們對於行李會直接送到飯店的言論抱持高度懷疑。好在第一天會議結束回到飯店後,發現行李真的在等我們~開心的領回房間,卻發現...打不開(==")!艮...是怎樣!老天一定要這樣折磨我就對了...我的行李箱是硬殼的,開關不是拉鍊而是鎖。箱子似乎在運送過程中壓到,稍微有點變形。單純的拉鍊不會有問題,但鎖這種裝置類的東西比較精密,就算差一點,打不開就是打不開。用原子筆插進行李箱的縫隙試著把它翹開,結果原子筆反而被它夾斷。把手伸進縫隙想用蠻力拉開,沒想到箱子比想像中堅固很多,手指反而被它夾住,好不容易才拉出來,差點沒被夾斷!想到的方法都用了,箱子依然不動如山。窗外下著雪,我在房間飆汗(T.T)。就在要放棄打算去樓下跟飯店借工具破壞箱子時,我試著在變形的反方向用身體的重量壓上去,就這麼開了...我感動的淚都要流出來...

IMG_1452.JPG
Viking Hotell,在Tromso下榻的旅館。早餐超讚!有鮭魚以及各種不同口味的醃漬沙丁讓你吃到爽!

Tromso在極地圈內,位於峽灣的一個島上,包括峽灣兩岸,因此有海底隧道連接島與兩岸的交通。那個海底隧道很酷,不是一般直的隧道。與其說是隧道,還不如說是海底交通網,有十字路口、紅綠燈、停車場等,可惜沒拍照片。Kongsberg(挪威一間類似EADS的公司,也是國防跟太空都有涉獵)的衛星接收站KSAT就在Tromso。這次的行程主要就是跟Kongsberg的人談未來的合作。第一天晚上Einor開車載我們郊外沒有光害的地方看極光,不過在Tromso的這段時間天氣都不好,能見度很差,所以看極光的願望沒能實現。不過也托這的福,他邀請我們去他家,聽到了許多挪威人與雪生活的故事。跟大家分享一下。

IMG_1025.JPG
Kongsberg外留影,很溫馨的公司,感覺反而比較像渡假小屋

Tromso因為靠海,就算在冬天溫度也有接近零度。對我們來說,零度似乎很冷,但在挪威,離開海邊到空曠的地方,冬天溫度大概只剩 -25~-30度。這樣的溫度下,很多事情會不一樣。連開車這樣的事,需要煩惱的問題也與我們大不相同。本來應該很硬的金屬卻變得很脆,應該是液體的油卻變得很黏。

本以為這個季節的Tromso會是永夜,畢竟緯度要到70了。但其實沒這麼糟,太陽還是見的到,不過要到十點半,然後一點半就下山了。在自己的想像中,沒有太陽的時節應該讓人很想睡,至少我自己是這樣,一旦到黑黑的環境很快就會有睡意。但事實恰好與這相反!人要維持正常作息,必須要靠一種荷爾蒙,而人體製造這種荷爾蒙必須要曬太陽。所以,永夜時節會有的問題反而是失眠!

挪威這麼冷,他們的房子如何保持室內的溫暖?Heater跟火爐是有,不過主要是靠雙層牆壁。這種牆壁就像飛機或火車的窗戶那樣,中間隔著空氣,讓熱交換不會這麼快。很佩服挪威人的智慧。20年前的房屋規格是中間的夾層要有6公分。目前是15公分,聽說以後會到20。

IMG_1458.JPG 
工作中的鏟雪車

1997年,聽說挪威下了歷史上的大雪,Tromso積雪2.4公尺。道路的積雪被鏟雪車堆道路兩旁,高達6公尺!他們夫婦倆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從外面挖個通道到樓下兒子房間窗戶,以免意外發生時兒子逃不出去。話說大雪引發了一件意外,一戶人家的小孩為了外出從二樓的窗戶跳出去,結果摔死了。

對於食物新鮮的定義,他們也有不同的看法。對我們來說,經過冷凍的食材通常品質不好,不過他們卻認為冷凍的魚才是最新鮮的。他們漁船的作業流程是,捕獲的魚在船上處理(掏除內臟等)後立刻冷凍保鮮。要吃的時候再解凍。高緯度地區的人好像都是這麼做的。有次Travel & living介紹冰島,他們的廚師也是認為冷凍的魚最新鮮。

IMG_1498.JPG
照片中的星星是聖誕節時Tromso家家戶戶都會掛在窗戶上的裝飾。

Einor夫婦有兩個兒子,一位在北海的鑽油平台工作。照他們的說法,他兒子是「有錢人」。而且工作兩個禮拜可以休四個禮拜。雖然錢多事少,不過這種工作風險也相對很高。

總的來說,這趟旅程讓我深深喜歡上挪威這個國家。雖然來的時候碰上一堆倒楣事,離去時的印象卻是180度的逆轉。其他城市我沒去過,但至少Tromso,感覺上是個步調慢,很悠閒和平的地方。大家的英文都說的不錯,溝通不會有問題。重要的是,雖然人種上我們跟他們差很多,但與他們的言談間,感覺的出來在他們的眼裡,我們並沒什麼不同。雖然地方小,天很冷,人卻很溫暖,超nice!可以理解為什麼Oslo會被評為全球最適合居住的城市。

遺憾的是,因為時間的關係沒能參加每年在Tromso冬天舉辦的Polar Night Halfmarathon,(今年是1月8號)。在極地圈的寒冬永夜中追著極光跑才是男人的浪漫啊!不過說真的,在這種氣候下跑步不是簡單的事。我並沒有為這趟旅程準備特殊的雪鞋,結果光是走在大街上就滑的要死,無時無刻都在考驗平衡感,更別說跑步了。(好在腰力不錯,蘋果麵包有派上用場 XD)。

我們有設備在Svalbard,年底要做升級。我想免不了得跑一趟去處理驗收的事情。呃,Svalbard是什麼鬼地方呢?看一下這張地圖...

svalbard_map.jpg 

嗯,是個靠近北極海的一座島,北緯80度左右,在格陵蘭旁邊,很好...重點節錄維基百科的介紹。Svalbard在挪威語中是"cold coast",也就是寒冷海岸的意思,請見下圖Svalbard海岸。

svalbard_536x353.jpg 

冬天氣溫-12~-16度(還好嘛),北極熊比人還多!(人口約2700人,北極熊數目約3000)。最後,附上一張Svalbard的北極熊(它好像很餓...)。如果真的得去,希望有幸親眼見到。

Svalbard.jpg 

全站熱搜

supera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